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俄罗斯新闻 > 俄罗斯军事

里根时代冷战老臣:中程导弹竞赛可逼中俄就范

来源:新浪 俄罗斯中文网
字号 T|T|T
时间:2018-11-05

  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的消息余波未平,里根时代的老臣们正在关注这一举动会带来深远的国际影响。

  《航空周刊》刊登了在上世纪深度参与美苏谈判的冷战老臣亨利·索科尔斯基(Henry Sokolski)的文章。他认为,美国重启中导的军事意义有限,美军经费有限的今天,退出中导的带来的军备竞争是各方都不愿意见到的。而且今天和冷战不同,美国的潜在盟国们不愿意在本国部署针对中俄的中程导弹。

  不过他认为,虽然今天的美国面临两个方向的弹道导弹压力,但是以斗争求团结,通过发展导弹技术给中俄施压,然后迫使各方回到谈判桌前,就像美国人在冷战做的那样。

  亨利·索科尔斯基(Henry Sokolski)是防扩散政策教育中心(Nonproliferation Policy Education Center)的执行主任,也是《被低估的危险:我们不那么和平的核未来》(:Our Not So peace Nuclear Future)一书的作者。1989到1993年,他在美国国防部长办公室担任防扩散政策的副部长。他的文章原文如下:

  

  资料图:亨利·索科尔斯基?图源:防务新闻

  与中国斗争?

  在唐纳德·特朗普宣布退出《中程核力量条约》(INF)之后,他收到了来自德国,俄罗斯和美国部分权威人士的批评。这一决定在军事、金融、同盟和外交方面的影响是极大的。这些影响远比目前媒体讨论的要大得多也重要的多。

  首先,我们讨论军事问题,美国可以不受《INF条约》(INF Treaty)的限制,发展500-5500公里的导弹,部署几百枚陆基地面巡航导弹来对付中国。当然,五角大楼想的则更多。今年10月,美国陆军宣布正在研制“炮射”火箭辅助弹,其中一些火箭增程炮弹的射程可能超过1000英里。

  

  珍珠港-希卡姆联合基地(JBPH-H)的B-2轰炸机,美军正追求在更远的地方开战 图源:美国空军

  不过,中导的军事意义并不算太大。美军的确有用精确制导的常规导弹攻击中国的指挥节点、防空雷达和导弹发射装置的军事需求,而且陆基机动中导发射装置确实很难被发现并被摧毁。不过问题在于:如果美国要打击这些节点目标,那干嘛不用能部署到中国导弹射程以外的武器呢?美国可以发展射程在在洲际范围内的常规导弹,这样才有军事意义。而且,与中国的导弹的竞争可能失控,这将会导致美国考虑发展超过目前中导的武器。

  不过在新《削减战略武器条约》(NEW START 2021年到期)或其他形式的军备控制条约下,美国都可能面临无法发展类似武器的问题。

  第二个问题是成本问题。虽然特朗普说,美国有足够的资金制造它想制造的导弹。但事实是,五角大楼目前必须为核战略部队、指挥控制系统、空间卫星系统和网络防御的现代化提供资金。国会还必须重组常规陆空军以应对“大国竞争”(而不是反恐),海军同时要一并扩建自己的舰队。

  

  特朗普上个月在内阁宣布要削减200亿的军费,这让五角大楼的预算陷入到一种恐慌之中 图源:CNN

  捉襟见肘的军费意味着这些项目里我们必须要放弃一些项目。我注意到五角大楼《导弹防御评估报告》的发布推迟,这意味着一种可能性,我们将减少昂贵的可部署弹道导弹防御系统的开支。当然这些昂贵的导弹防御系统,都是我们盟友——日本和韩国,想要的。

  

  韩国的萨德系统 图源:社交媒体

  团结盟友?

  这就引出了第三个问题:美国新型陆基导弹的基地部署在哪里?

  最符合逻辑的地点将是美国在西太平洋的基地和领土:关岛和北马里亚纳群岛。领土之外,则是在日本的美军基地,这可能有助于推迟日本开发远程或中程陆基常规导弹的决定。

  韩国可能会效仿,但美国是否愿意帮助韩国延长现有远程导弹的射程?美国是否需要让韩国有独立威慑首尔——甚至威慑中国的能力?

  

  韩国试射国产弹道导弹 图源:韩联社

  此外菲律宾、越南、印度和澳大利亚。从政治上看,目前没有一个是有条件可供部署中导的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种情况可能会改变。

  在欧洲,支持特朗普,并且退出欧盟的英国人可能同意在本国领土上部署中导,热切的波兰人也可能同意。然而,尚不清楚尝试这样的部署可能会在北约内部引起多大的波澜和反对。

  

  日本自卫队的90式坦克 日本在海上自卫队以外,保持了一个相对较低的军事投入 图源:社交媒体

  以斗争求团结

  不过凡事都有好消息,起码中国和经济破产的俄罗斯,在面对潜在导弹竞争时,和美国的压力一样大——虽然中国此前已经在尽可能多地制造导弹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每个参与导弹竞争的国家都会感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,因为不断增加导弹竞争会使得相关的成本和风险不断增大。

  也许这可能解释了特朗普的评论,他说:

  我们将发展这些导弹,除非中国和俄罗斯来找我们,他们都来找我们说,让我们谁也不发展这些武器。我会非常高兴的。

  虽然期盼俄罗斯和中国会乖乖“束手就擒”是不明智的,但是我们必须要为此做准备。这意味着我们现在要为下一步的中导竞争做准备:首先我们与中国和俄罗斯进行导弹竞争,然后设法将竞争引入到外交层面上,通过外交限制或消除竞争。

  我们在31年前就做到过。当时的问题是欧洲的核威胁、以及苏美第一次打击用的中程核导弹。现在,我们需要同时面对欧洲和亚洲的中导,而且我们现在面对的都是精确的、常规的地面发射导弹。这带来的挑战更大,但也和过去一样——没有那么特别大的不同。

  

  15年阅兵式上的东风-21D 图源:防务新闻

俄罗斯中文网版权及免责声明:

    1、凡注明“来源:俄罗斯中文网的资讯,版权均属于俄罗斯中文网,转载请注明“来源:俄罗斯中文网”。

    2、凡本网未注明“来源:俄罗斯中文网” 的所有资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服务大众,并不代表俄罗斯中文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。

    3、俄罗斯中文网(eluosi.cn)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,原作者未知,如因作品内容、图片以及其它可能涉及版权的问题需本站删除或者更新作者的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。

    ※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发送邮件到admin#eluosi.cn(@)